不愿接班的地产二代被追债,王思聪劝他去谈恋爱

虽说有思聪创业波折的前例,富二代欠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样的事发生在朱一航身上,还是难得一见。毕竟他是家族实力雄厚,个人风评一向良好,商业版图横跨电竞、投资、新能源车等多个领域的资本精英。

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罗恩

· ··

最近的大佬们,正在被儿子们搞得焦头烂额。

陈飞宇“床照事件”塌房后,据说陈凯歌、陈红为此都停工了,陈飞宇更是被罚跪一整天。毕竟爹妈辛辛苦苦给他在娱乐圈铺路,他却因为管不住下半身将努力付之一炬,甚至还牵连爹妈被扒黑历史,搁谁身上都气不过。

娱乐圈二代塌房,商业圈的二代也没闲着。

地产圈的顶流二代朱一航,也在众目睽睽之下摇身一变失信人。

近日,广东韩立投资有限公司、广东韩江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3511万余元,这两家公司的幕后大佬正是朱一航。

天眼查显示,朱一航在两家公司占股99%,具备绝对的企业控制权。

其实在去年11月,朱一航就陷入过同样的风波。

当时,“朱一航欠款849万元”的消息冲上热搜,一度对他掌控的电竞战队EDG造成了不小的舆论压力,逼地EDG重拳出击,连发7张律师函,警告了包括天眼查、新浪游戏在内的多家平台。

虽说有思聪创业波折的前例,富二代欠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样的事发生在朱一航身上,还是难得一见。毕竟他是家族实力雄厚,个人风评一向良好,商业版图横跨电竞、投资、新能源车等多个领域的资本精英。

1.

/ 地产界航母家族,

全家都是印钞机 /

朱一航,电竞公司掌门人,造车新势力,新锐投资人……即便身上贴了这么多标签,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还是“地产二代”。

1992年,朱一航的父亲朱孟依在中国香港成立了合生创展集团,于广州打造精品地产项目。1998年成功登陆港股,2000年在国内疯狂买买买,开启了跑马圈地时代。

4年后,合生创展与恒大、碧桂园、雅居乐、富力并称地产“华南五虎”,成为国内首家销售额突破百亿的房企,而当时恒大的销售额只有14亿。

这位地产领头羊,出手相当豪横。2017年王健林断臂求生的时候,朱孟依甩了30亿,接盘了两个万达广场。

在2022年的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上,朱孟依家族以535亿元的身家成为新任广州首富。

连万科前董事长王石曾不禁感慨,“朱家所开创的基业,堪称是地产领域的一艘航母。”

的确,在朱家,到处是金钱的味道。朱家的人,个个大有来头。

朱孟依在家中排行第二,他的哥哥朱拉伊一手创立了广东新南方集团,在广东和北京都有房地产公司,截至去年年底,总资产高达58亿元。朱拉伊的子女朱梓宁、朱梓阳也都在从事相关投资或医疗服务的公司。

朱孟依的弟弟朱庆伊,是港股上市公司珠光控股的实控人,总资产405.59亿港元。

老一辈开天辟地,小一辈自然也得争气。

2021年7月,朱一航的EDG电子竞技俱乐部以3:2力压韩国LCK赛区战队DK,拿下当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

赛前,EDG背后的投资公司珠江投资在官微豪气发声:夺冠就送房,每个队员送一套!相比于在微博上号召网友瓜分113万奖金的王思聪来说,珠江投资显然更财大气粗,而这家投资机构背后的实控人正是朱一航的弟弟朱伟航。

朱一航还有位妹妹朱桔榕,同样是个狠角色。2020年女承父业接手合生创展,次年便通过炒股为企业带来三成利润。

和弟妹相比,身为长子的朱一航自然更不逊色。

据天眼查,朱一航目前关联企业18家,担任2家企业法定代表人,控股企业117家,担任11家企业股东和8家企业高管。

在这些横跨多个领域的企业中,单拎出来一家,都堪称“下金蛋的母鸡”。

2002年成立的朱江投管集团,已经将目标放在了电力投资、能源投资、路桥投资和海外投资上,下设珠江路桥、华夏电力、华夏能源三大专业板块集团。

朱一航作为珠江投管的实控人,通过公司投资了阳西电厂、平海电厂、朱家坪电厂,内蒙古青春塔煤矿、准朔铁路等五个能源板块的项目。据说,珠江投管集团的煤矿年产高达2000万吨。

珠江投管的内蒙古煤矿,图源网络

此外,广惠高速、广深沿江高速、惠州海湾大桥也纷纷出自朱一航之手。除了能源板块,珠江投管又看中了新基建,在深圳、惠州、阳江等地建设了数据中心。

如此富甲一方,朱一航为何还会被列为失信人?

2.

/ 资金受困:左手砸钱,右手滞销 /

朱一航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电竞爱好者,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接触到英雄联盟后,才感觉认识到了真正的电竞。

有次他坐在场下观看英雄联盟的比赛,选手的精彩操作和台下热烈的观赛氛围让他有了组建俱乐部的想法。

只花了一年时间,他就组建了EDG,注册资本1000万元,自诩全能替补选手——“爱德朱”。EDG全名EDward Gaming中的Edward,正是朱一航的英文名。

与电竞事业相比,朱一航入局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则发展得一言难尽。

朱一航执掌的合创汽车创立于2018年4月,是广汽蔚来的前身,由广汽集团、广汽新能源、蔚来基金、蔚来汽车以及创始团队共同创立。

2020年初,合创汽车推出了首款量产车合创007,虽然站在广汽和蔚来的肩膀上,但007因同质化问题销量并不好,一年下来,仅卖出了659辆。

2021年,合创汽车的销量仍然一路走低,6-8月销量分别为103辆、22辆和6辆,竟然突破了个位数。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合创汽车主销车型007出现断崖式下滑后,每月亏损高达数千万元。

2021年10月,位为纯电紧凑级SUV的合创Z03正式发布。在EDG夺冠之后,合创Z03也以“EDG冠军座驾,合创Z03”作为热点营销,不过并没有掀起多大风浪。

Z03海报

2022年全年,合创Z03累计销量为19499辆,在全国新能源市场上销量占比仅0.2%。这一年8月,合创汽车发生股东变更,蔚来汽车退出股东行列。

数据显示,2023年1月,售价13.48万元起的合创Z03只卖出了534辆。

在车主之家的统计中,合创Z03的月销量在SUV中的排名,基本都在百名开外。

而合创Z03最大的问题,源于其技术、平台、以及生产都过度依赖广汽埃安,无论外观还是配置和广汽埃安Y十分相似,但整体价格又比广汽埃安Y高出很多。

更致命的是,随着新能源补贴削减,合创Z03不得不在今年初官宣涨价,涨价幅度在2000-8000元不等。

新能源车发展遇阻,电竞产业也同样还未等到爆发。

对于朱一航来说,虽然EDG如日中天,但所带来的广告营收并不可观。

在当下,电竞赛事还不是主流赛事,覆盖的收视群体并不多,很多的广告商都认为投资所得的回报根本达不到预期值,所以广告商对于电竞行业的重视度远不如传统的体育赛事,即便强如EDG,也需要背后的母公司和投资方不停输血,积攒弹药。

其实,看似家大业大的资本平日里更擅长的是资源整合和资本运作,靠负债来滚动现金流,一般来讲个人并没有很强的抗负债能力。

两个暂时没有回报且需要大量烧钱的新兴赛道,或许正是朱一航此次登上失信名单的难言之隐。

3.

/ 焦虑的富二代:

辛苦创业不如泡网红?/

在大众熟知的富二代里,多得是“干啥啥不行,还爱瞎折腾”的“纨绔子弟”。

2010年,王思聪用父亲给的5个“小目标”成立了普思投资,开始自己的投资之路,先后投资了大众点评、英雄互娱、人人车等项目,收益颇丰。

随后又振臂一呼,喊出“强势进入,整合电竞”的口号,各路公子哥云集于此,探索电竞职业化道路,带领团队拿下多个世界级赛事的冠军。

2017年《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公布,王思聪身价50亿。

但在经历了短暂的成功之后,先是自己亲手创办的熊猫直播破产,而后旗下普思资本股权遭到冻结,王思聪被法院列为了被执行人。

2022年8月底,67岁的老王更是以“圣旨”的形式宣布王思聪不接班。按照当时的情形,这种做法不难理解,多位房产大佬都撑不住,何苦让儿子受这份罪。之后关于王思聪的新闻,多出现在娱乐版块,内容也多是又换了个网红女友。

无独有偶,潘石屹的儿子潘瑞在毕业之后也选择了创业。因为在英国华威大学学的是房地产专业,他的创业项目选择在非洲喀麦隆做保障房规划,而后不幸折戟,资金被冻结在西非的一家商业银行。

去年9月7日,SOHO中国公告,潘石屹辞去了公司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和ESG委员会主席职务;他的夫人张欣·潘也辞去公司CEO和行政总裁的职务。当时就有人发出疑问:为啥老潘不让他的儿子潘瑞接班?

还能为啥,这位公子哥在2021年3月15日发了一条微博之后,就被海淀区的警察开展了追逃。所以有了这层“光荣历史”,如果潘公子想回国继位,可能得先去“喝茶”。

好在老潘早就帮他儿子把退路想好了。比如从2011年开始,老潘通过家族信托不断加仓海外房地产。这些年投资的物业,再加上老潘的自住房产,价格统统涨上了天。潘公子在美国的吃穿用度,也算是解决了。

在外人看来,这些出生在罗马的公子哥创业纯属折腾自己,娱乐别人。

毕竟行业竞争日益白热化,企业管理更是一项庞杂工程,对于“二代们”来说,要扛起整个上市公司,稳住管理层和员工,接受投资者们的质疑确保基业常青绝非易事。

当然,二代们也很难坐享其成,父辈们是他们难以翻越的大山。

王思聪曾表示:“作为首富的儿子,最大的挑战一定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在有生之年超过我父亲这么一个高度吧。”

拿朱一航来说,当他看到这个时代下的孩子打游戏不会进入电竞队而会被送进杨永信的“电击队”时,毫不犹豫成立了超竞教育集团,还设计了相关教材,只为“让有志投身电竞行业的年轻人能接受到专业的电竞教育”。

他结合了年轻一代的思维和老一辈的资本,凭借自身的创造力,走上了和父辈不一样的从零到一的路。

但想尝试的越多,翻车的可能性就越大。相比电竞俱乐部的生意,汽车的生意显然没那么好做。

文章开头提及的韩立公司和韩江公司。从2022年7月份到2023年2月份,短短半年时间一共累计被执行了4次,被执行总金额6084万元。

持股公司成为被执行人,朱一航所掌管公司“资金受困”“故意拖欠”等猜测也甚嚣尘上,目前朱一航对此均未回应。

人前淡定的他们,或许人后也是焦虑的。只是与一般人相比,这些富二代真的失败又如何?大不了回家继承家产而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