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恶心的网红,终于被全面封杀

互联网发展多年,让无数网友见识到了更广阔的世界,获取信息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

但有利就有弊,伴随着信息爆炸而来的,是花样百出的诈骗形式,和数不胜数的坑人套路。

这一点,其实在传统互联网时代就能看出端倪。

那时候的诈骗,无需诈骗者本人露脸,找准一个领域,并且制作一个仿真度极高的网页或程序来钓鱼就完事儿。

比较经典的,莫过于当年DNF如火如荼时,有人制作了“免费领取福利”的高仿网站。

图源:17173

这种钓鱼网站,基本是像素级复刻DNF官网,绝大多数玩家都无法察觉,以为真能白嫖福利。

当他们放松警惕,在【登录界面】输入账号密码后,数据也被记录在网页制作者的后台。

图源:17173

此时,玩家的账号犹如砧板上的鱼,能被黑产老哥随意支配。

要么被无情洗号,金银财宝洗劫一空。

要么被收集在“黑箱子”里,被其他玩家花钱购买登录,为所欲为。

图源:百度问题

当然,这只是网络诈骗的冰山一角,“游戏诈骗”到现在也还没绝迹。

中奖诈骗、信用卡诈骗和网购诈骗,相关的新闻拎出来,都能讲个三天三夜不带停。

更离谱的是,网友们还没从传统互联网时代的诈骗中缓过来。

新的诈骗形式,却已在移动互联网中悄然崛起,像个沉默的镰刀,不断收割普通人的钱袋子。

直播诈骗,最为致命

小雷不卖关子,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新型诈骗形式,其实就是直播

尤其是聚集了数亿普通人,流量大得离谱的抖音竖屏直播。

如果大伙之前有看小雷的吐槽,应该都能感受到,抖音的直播形式有多花。

最近,抖音官方还点名封杀“假装贫困学生骗取收益”的直播。

图源:抖音

怎么说呢,卖惨直播咱们见得很多了,但装学生来骗直播打赏,小雷属实是闻所未闻。

抱着十分好奇的我,也去研究了一波,假装贫困学生诈骗,具体是怎么个玩法。

我发现啊,这些“贫困学生”直播间,形式都大差不差,甚至有种MCN批量控制的味道。

比如,主播会穿着不知从哪搞来的校服,背景上贴满奖状,用情景来告诉观众:我是学习极好,未来可期的好学生。

图源:抖音

当然,这只是铺垫。

一来,能让观众放下戒备心,毕竟学生形象往往正能量的,积极向上的。

二来,奖状能加深主播作为“好学生”的印象,目的是让观众破防。

等到燕国地图走完了,主播“讨口子”的本质,也就暴露了出来。

图源:抖音

只见主播的直播文案直截了当,表示:“我爹做手术花光积蓄,家里没钱,好心人速速打赏”。

为了防止机智的网友揭发,他还关闭评论,把各方面细节都做到位了。

善良的观众们,眼看一个优秀的学生被大山拦住前途,哪能受得了啊。

很快啊,观众们开始了爱心打赏,主播也用精湛的演技,完成了整场直播诈骗的闭环。

说实话啊,装贫困学生搞诈骗直播,确实很容易骗到人。

毕竟本质上来说,这是在利用人类“保护弱势群体”的心理来割韭菜,弱势身份能大幅降低他人的防备心。

有部分观众,即使想到可能是骗局,也愿意捐个几块钱,好让自己心安理得。

观众们感情和钱财双失,只有诈骗主播赚到了流量和打赏,比在天桥乞讨摆摊体面多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只要我们注意力集中点,其实很快能发现端倪…

就比如,这些网络乞丐的“重病爸爸”,名字都叫“王富贵”。

他们的“爸爸”病症还特别巧,都得做开颅手术,家里都很缺钱。

图源:抖音

合着,你们都是同一个爸爸生的?

由于这类诈骗直播行为恶劣,很快便被抖音注意到,新一轮打击“直播诈骗黑产”活动也正式启动。

图源:抖音

反正小雷就挺纳闷的。

这不是说明,抖音是看得见各种妖魔鬼怪直播的吗,那早干嘛去了?

据我所知,这还只是各种形式的卖惨直播中,比较新且容易骗到钱的一种。

在“卖惨”这一块,抖音可谓人才辈出,各有各的风骚。

图源: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前两年普通的直播带货形式后劲不足,主播们发现正经讲产品,已经无法刺激观众G点了。

于是,表演型直播带货成为了一种主流,而表演卖惨,更是能让观众们唰唰下单。

图源:微博@正义酷

再后来,咱们也能看到,带货主播们会和自家“助理”上演极限拉扯。

主播:“家人们,今天这个化妆品,我说个数,99块钱一套!”

助理:“不行,这样我们会亏死的啊!”

主播:“不能反悔了,我不能让直播间的家人们后悔”

不得不说,这种拉扯特别容易被年轻人鉴定为“演戏”。

但有的人,就喜欢看这种带着情绪价值输出的带货直播,看完主播就下单,成为了习惯。

还有一部分人,是真被主播蒙在鼓里的,觉得主播把自己当做家人,真心给观众福利的。

然而事实证明,在利益面前,观众基本都扮演着韭菜的角色。

就像你以为嘎子直播间,8999元的手机卖1999元是良心拉满。

实际上,这种贴牌低端机,卖888元都还能赚好几百块钱利润…

图源:中国经济网

更让人难过的是,卖惨直播的成本,已经越来越低了。

以前主播们卖惨,好歹要在镜头前费力表演,还背着带货销售额的KPI压力。

现在主打是省时省力,给自己套个学生人设,然后写上“我,学生,打钱”就完事。

别拿同情心当生意

卖惨好赚钱吗?当然好赚钱,你看当年中国好声音那些曾火过的歌手,基本都把自己的背景说得贼惨。

后来这事儿也被网友们做成梗,反正家庭背景越惨,在节目越容易出头。

本来吧,网友乐于助人是件好事。

像是以前电商平台发起“助农”活动,在前期没有任何卖惨营销的情况下,网友们依然把农产品买爆了。

2020年全国2083个县域网络零售额达35303.2亿元,比上年增长14.0%,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比重为30.0%

图源:农业农村部

后来的鸿星尔克也是如此,网友们看它活得那么惨,还愿意捐出大批物资,便纷纷出手消费,清空了鸿星尔克的库存。

这都能说明,网友们是懂大是大非的,也愿意帮助真正处于困难中的人或企业。

但如今,大伙同情心和善心,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卖惨”消磨得差不多了。

以后遇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反而会犹豫一阵子…

小有手有脚健健康康的人还在直播间卖惨,其实跟诈骗没有区别。

希望抖音这次是来真的,加大力度整治各类“直播诈骗”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